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男子冒名上大學后:如今人生失意反抱怨,被冒名者再高考讀博

  • 守候的太陽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1581
  • 回復:0
  • 發表于:2019/11/21 8:47:39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扎魯特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源自于搜狐網:

2005年,高考411分的河南商丘考生馬某銘,拿著河南漯河考生張某飛的錄取通知書等,冒名到河南師范大學讀書,張某飛當時的高考成績是552分。隨后兩年,張某飛以自己的身份連續兩年參加高考,并于2007年被湖南中醫藥大學錄取。

最終,真假張某飛均順利畢業。真張某飛后來還完成碩士、博士研究生學業。

近日,馬某銘被舉報了。河南師范大學調查此事的專項工作組告訴澎湃新聞,在確定冒名頂替屬實后,學校立即啟動有關程序,撤銷假張某飛的學籍和學歷學位。

真張某飛的父親則向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表示,他們沒有賣學籍,當年“東西(錄取通知書等)丟了”。他們已就馬某銘冒名張某飛在銀行借款并致張某飛出現信用污點,采取法律手段,“我們不認識馬某銘,只能先起訴銀行”。

此事留下諸多疑問:馬某銘如何買到學籍并能輕松冒名頂替?為何張某飛能再次參加高考?張某飛再次考入其他高校時,冒名者為何仍未被發現?

多名教育系統工作者告訴澎湃新聞,多年以前,確有高考替考、學籍買賣現象,但隨著高招制度越來越嚴密、系統越來越先進,加上替考入刑、戶籍整治等,再沒見過這種事。

冒名者和被冒名者曾同時上大學

2019年4月,劉哲(化名)通過網上發帖、向河南師范大學發郵件的方式,匿名舉報馬某銘冒名頂替張某飛一事。隨后,學校成立專項工作組,進行校內外調查。

劉哲稱,之所以舉報,是因與馬某銘有矛盾。

他說,學信網顯示,1988年5月出生的張某飛,有4個學籍:2005年9月,入讀河南師范大學(生命科學學院)生物技術專業(本科、學制4年)。2007年9月,入讀湖南中醫藥大學臨床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(本科、學制5年)。2012年9月,被四川大學臨床醫學院腫瘤學錄取(碩士研究生、學制3年)。2015年9月,留校讀博(學制3年)。

仔細對比張某飛河南師范大學和湖南中醫藥大學學籍的畢業照片,并非同一人。前者穿著翻領毛衣,膚色白,發型、氣質新潮。后者膚色黑,戴眼鏡,顯得憨厚。對比后者與四川大學碩士、博士研究生學籍的畢業照片,則像同一人。

10月31日,劉哲對澎湃新聞說,2017年,他懷疑河南師范大學的“張某飛”系冒名頂替,他進入假張某飛的qq空間,發現其好友曾評論留言“某銘說的言之有理”。最終,他發現,假張某飛真名為馬某銘。

此后,劉哲一方面匿名給真張某飛發郵件、QQ消息,透露其被馬某銘冒名頂替,后者利用其身份刷爆多張信用卡被銀行列入黑名單等。另一方面,他匿名給馬某銘妻子發郵件,模仿真張某飛的口吻罵馬某銘,“套一些冒名頂替的情況。”

劉哲提供的郵件顯示,真張某飛最初對其提醒表示感謝,稱“大恩無以為報”,后來卻詢問“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誰?做這事出于何目的?”而馬某銘妻子回郵件說,自己已和馬某銘離婚,“你們一個愿賣、一個愿買”,“不要再來找我”。

澎湃新聞聯系到了假張某飛的大學同學許少華(化名)。其介紹,在學校時,他沒懷疑過。現在想來,異常就是新生入學時,假張某飛是軍訓開始一半才報到的。“當時,他穿著休閑西裝,一看就是城里的”。開學后,許少華曾無意瞥到假張某飛的圖書證,圖書證上的照片是高考照片,“感覺和他不太像,圖書證上的照片看起來比較土,臉上還有痘。”

許少華說,在宿舍里,假張某飛年齡最小,被稱為“老九”。除有時掛科、愛吸煙外,并未表現出什么異常。“他媽來看他,也是喊他‘張某飛’。”

被冒名者否認賣學籍,稱當年錄取通知書丟了

馬某銘是河南商丘市柘城縣人,2005年畢業于柘城高中。張某飛是河南漯河市源匯區某村人,2005年畢業于郾城一高(現漯河四高)。地圖顯示,兩地相距約150公里。

11月16日,河南師范大學專項調查組向澎湃新聞介紹,2005年,馬某銘和張某飛的高考成績分別是411分和552分。澎湃新聞通過陽光高考網查詢到,當年,河南省文、理科高職高專一批分數線為437分、436分,本科二批分數線為522分、523分。

馬某銘的成績,比高職高專一批分數線還低二三十分。

馬某銘拒絕見澎湃新聞記者,10月31日,他在電話中對澎湃新聞承認,學籍和身份是買來的,沒想到的是,張某飛后來用這個身份參加高考并讀書,害他“白白讀了四年書”。

馬某銘對澎湃新聞說,學籍買賣有中間人。工作數年后,因為感覺找不到好工作,他曾想考研,被報名的學校公告學籍學歷不匹配。一查,發現真張某飛已經在讀研。

對于具體怎么買學籍、中間人是誰、多少錢等,馬某銘稱他一概不知。“反正不是偷的,也不是盜的。”馬某銘說,當時都沒有接觸過這種事,“就是想要緊急上學面臨的選擇”。

馬某銘承認,其母親在柘城縣某醫院任中層干部,父親曾在銀行系統工作。澎湃新聞多次致電其母親,電話無人接聽。馬某銘說,父母年紀大了,不希望打擾他們。

與馬某銘相比,張某飛算是個“學霸”。多名村民告訴澎湃新聞,張某飛現是家中獨子, “腦子不錯,也勤奮”。

張某飛的大伯說,弟弟(張某飛的父親)雖然學歷不高,但在建筑工地做技術員,20多年來一直在鄭州。近些年地也給別人種了,基本過年才回來。

澎湃新聞現場看到,張某飛家的兩層樓大門緊鎖。

張某飛的大伯認為,弟弟家經濟條件不錯,不缺(賣學籍)那幾個錢。

“我就一個孩子,不可能讓他咋的(賣學籍和身份)。”11月13日,張某飛的父親對澎湃新聞說,當年,張某飛的“東西(錄取通知書等)丟了”。

澎湃新聞給張某飛發郵件,未獲回復。通過其父親、堂兄弟轉達采訪要求,也未獲回復。

河南師范大學專項調查組介紹,經與張某飛談話,張某飛說他不認識馬某銘,對自己被頂替上大學不知情,只是“從2016年2月開始,不斷接到一些銀行的催款電話”,發現自己學信網多了一個別人的信息,才意識到“可能就是冒名頂替”或“自己的信息被盜用了”。

冒名者畢業后人生失意,反生抱怨

馬某銘說,得知張某飛仍在用原來的身份,很郁悶,就想找買賣學籍時的中間人。

馬某銘打比方說,就像現在買賣東西,“肯定他們有這個圈子散布這個信息,我們接到消息(才買的)。”不過,他說,買賣學籍畢竟不正當,“你不可能問人家是哪里人,人家也不會說,是吧”。因時間太久,最終,他沒找到中間人。

馬某銘稱,后來,其父親還找到張某飛老家,見到張某飛的父親,對方卻稱對學籍買賣不知情。對此,張某飛的父親說,他不認識,也從沒見過馬某銘及其父親。

在馬某銘看來,張某飛后來自己又考了大學,導致他最好的年紀讀了幾年書,卻用不上,自己“才是受害者”。

事實似乎并非完全如此。

假張某飛的大學同學許少華(化名)說,畢業后,馬某銘以張某飛的身份,進入某銀行工作。對此,馬某銘說,只是在銀行的外包公司。

許少華說,當時,馬某銘工資能拿到五六千,工資在同學中很不錯。

畢業數年后,馬某銘從銀行離職,開始做生意。許少華稱,馬某銘的生意涉及賣Pos機、做信貸、倒二手車,但生意并不順利,賠了很多錢。馬某銘用張某飛的身份辦了許多信用卡。

馬某銘告訴澎湃新聞,自己做生意欠下一百多萬債務,還了一些,還有很多。用張某飛身份從銀行借的20多萬,基本都結清了,“剩一點也不多了,也就是兩三萬塊”。

馬某銘曾一直懷疑,舉報人劉哲就是真張某飛,在網上發帖,給其前妻發郵件罵他,目的是逼他去還信用卡。他曾嘗試添加張某飛的QQ,但未獲回復。“他為什么不敢找我?”

馬某銘說,因在鄭州混不下去,他已回到老家。

國家企業信用信息系統顯示,馬某銘名下有兩家公司。成立于2013年3月的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某通訊器材店,狀態為“存續”。成立于2014年6月、注冊資本100萬的鄭州某貿易有限公司,狀態為“吊銷、未注銷”,且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。

“全部是因為上學的事引起的。”馬某銘如今反而抱怨,當時,自己就算考不上很好的大學,找個大專讀,然后在老家找個工作,也餓不死,也不會產生后面這么多事,也不會做生意被騙。

據河南師范大學專項調查組介紹,2006年,已冒名頂替張某飛就讀河南師范大學的馬某銘,在柘城縣再次參加高考。不過,因為作弊,其考試成績為0分。

冒名者學位將被取消,當年為何能通過入學審核?

和馬某銘相比,張某飛的人生,顯得很勵志。

據河南師范大學專項調查組介紹,2005年,張某飛在漯河四高復讀,2006年高考582分,未被錄取。后到漯河五高再次復讀,2007年高考599分,被湖南省中醫藥大學錄取。后考入四川大學腫瘤學專業讀研讀博。目前,在成都一家醫院工作。

算下來,張某飛高中、大學共讀書16年。

張某飛的父親告訴澎湃新聞,因被馬某銘冒用身份造成信用污點,張某飛買房也無法貸款,他們已經采取法律措施,“我們不認識馬某銘,只能先起訴銀行。”

馬某銘說,他曾嘗試聯系張某飛,卻未果。

對此,張某飛的父親說,“他(馬某銘)咋可以隨隨便便就上學去,你們應該去調查他……你問他的檔案、身份證哪里來的?河南師范大學怎么錄取他的?”

河南師范大學專項工作組表示,在確定冒名頂替屬實后,學校立即啟動有關程序,學校辦公會決定撤銷生命科學學院2005級生物技術專業學生“張某飛”的學籍和學歷學位,并上報上級教育主管部門,目前正在審核過程中。

河南師范大學招生辦工作人員介紹,馬某銘采取緩報到的方式,躲過新生入學資格審查。

對此,馬某銘說,緩報到并非刻意,而是當時確定買張某飛學籍時,已經開學。他表示,自己沒換過檔案照片。“照片怎么可能換呢?”

據河南某高校招辦工作人員介紹,按慣例,新生資格復查多是校院成立兩級領導小組,學院一般副書記牽頭,輔導員具體實施。“比如說照片六對照,包括報到照片、高考報名照片,身份證照片等。還有檔案核查。比如,體檢信息跟高考報名信息,高矮胖瘦,太懸殊了肯定不行。這都是重要的核查手段,這一系列都有很詳細規定。”

對真張某飛后來連續兩年順利參加高考,河南某縣招辦主任感到驚奇。其介紹,早些年,確有學籍買賣現象。多是有學生剛好想復讀考更好的學校,有人鼓動就賣了,也有可能是給親戚家孩子用。不過被頂替者再高考,都要換個身份。那時,戶籍管理還不嚴格。

多名教育系統工作者則表示,現在,高招系統非常先進,而且對接公安、學信網等數據庫,有問題系統就會預警。此外,加上替考入刑、戶籍整治,再沒見過替考、學籍買賣。

“現在,你辦個身份證,都有指紋等信息,怎么冒名頂替?”有縣招辦工作人員建議,雖說冒名頂替讀大學已基本不可能,但目前高校新生資格復查,仍可引進一些更先進手段。

“本身這都是一個不道德的事,我也嘗到這種后果。”馬某銘說, “付出(代價)很大很大,可能就是一輩子。”
煙花雖美 但一瞬間!人生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码报四柱预测